登泰山曉天下

台北縣議員 李國書

  世界公民是一種權利,也是一種責任,其核心乃在於公民社會的參與,以促成公民社會的實現。泰山鄉因應全球化與社區化的時代潮流,以「在地全球化」的理念,懷抱「全球視野、在地行動」的熱忱,逐步引導鄉民參與本鄉的社區營造,培育鄉民關心泰山、奉獻泰山的社區情懷,從學習型社區開始啟動造人工作,籌組泰山鄉志工隊、開辦鄉民大學,累積解決社區問題的知識和能量,進而共同研議出造產的重責大任,讓泰山娃娃的風華重現,創辦社區合作社,開設美寧工坊,讓泰山人找回昔日的溫馨記憶、找回往日的光采,也達成參與世界舞台的夢想,成為名實相符的世界公民。因此,世界公民權乃是自我培力,參與在地文化特色的營造,並且帶領台灣民眾一起走向世界舞台。

壹、 世界公民權利的內涵

一、公民資格是權利也是責任   

公民資格享有下列三種權利:

1.公民權利:個人自由所需的各種權利。

2.政治權利:參政權、選舉權。

3.社會權利:福利權、繼承權。

  公民資格具有倫理及規範的意念,其所要求的社會認同就是「社區意識」,由此認同衍生出個人的權利義務;而其所彰顯現的行動實踐便是「公民參與」。當個人體認到自己的公民資格,認知到自己的權利和義務,在愛護自己所處環境的生命共同體前提下,其日常行為和社會態度,除了考慮自己的私利,也能站在公益的立場,作出積極建設性的考量和實踐;同時,立基於平等的原則,也能相對的尊重他人的權利義務和公民資格。因此.公民資格不僅是一種身分地位,更是一種行動和實踐;不僅是一種權利,更是一份責任和義務;不僅是公民社會的消費者,也是一個生產者。

二、公民資格的核心是參與   

公民資格的內涵有三:

1.自主性(autonomy):代表個人行為的自律。

2.友誼性(friendship):代表對社區成員的社會聯繫。

3.判斷性(judgement):代表角色扮演的認知與公共利益的體認。

公民參與的意義有四:

1.公民參與是公民資格與社區意識的落實與實踐,主要涉及維持社區的存續、各個團體間的合作與互助,以及從事公共溝通以解決爭端等政治和社會行動。

2.公民參與有賴於公民的積極行動,參與公共行動或公痛事務的解決,並於行動和對話過程中,培養和他人的友誼、感情和同袍愛,瞭解他人的想法,學習和他人合作的精神,以凝聚成強有力的生命共同體。

3.公民參與是一種人心主動性的發揮,除了使社區能夠自主解決本身所產生的問題與需求外,也能促使政府所採行的措施和政策,更符合社區的真正需求。

4.公民參與乃立基民主的理念與程序,在個體認同社區公益的原則下,以分享社會正義的觀念和趨於普遍良善的關照下,所實踐的一種政治或社會行動。

三、公民社會的特性   

公民社會的要求有三:

1.成員必須將其黨派、省籍與民族的血緣、地緣和黨緣關係界定為次要的身份隸屬關係,而以同一生命共同體的公民資格,作為第一優先的行事準則,透過契約與規章的關係,結合成一個具有高度共識的集合體。

2.公民社會的體制,在精神上已經排除像黨國體制和民族國家主義等可能導致全體主義和極權主義的傾向。因為公民社會的理念是建立在社區團體自主自律的基礎上,走徹底的社會民主路線。

3.公民社會的體制在本質上是一個民主法治的社會:民主必然落實在不同層次的社區團體中,而非中央極權的形式中;法治也不是單靠政府機構公權力的伸張,而是經由社區團體的自主自律來維繫。

貳、 全球化與在地化的泰山鄉

  全球化與社區化是台灣當前的兩大思潮主軸,一方面強調台灣本土化,極力推動社區總體營造,營造對台灣本土的認同;另方面強調拓展外交空間,積極參與國際組織,提昇台灣在國際社會的競爭力與知名度。正是所謂「立足台灣、胸懷大陸、放眼世界」的最佳寫照。

一、全球化的必然   

  資本主義將全球化視為經濟擴張的必然結果,Robertson(1992)視全球化為社會發展的趨勢,隨著現代資本主義與現代科技在經濟、社會、政治及文化上造成的影響,全球化已橫向整合各個國家社會,縱向串聯日常生活的各個面向,正滲透各國的政治、社會、文化及日常生活等層面,並進而透過各面向間的交互作用,產生難以控制或預測的影響力。包曼(Bauman,1998)即明確指出,全球化這個概念所傳達的最深刻意義在於「世界事務的難決、詭譎與機動特質」。他特別指出,全球化的概念明顯指涉一種匿名的力量,這些無名的力量橫行無阻,任何人的規劃與行動能力都無法掌握這些力量於萬一(張君玫譯,2001)。此種說法將全球化視為一種無法抗拒的過程,甚至是一種新典範。

  相對於全球化的跨越國界,社區化則在國家社會的概念下強調一種居於鄉土情懷的在地認同。Robertson(1992)從全球化的觀點來看社區化,很自然的將社區化看成是小眾文化、有疆界性的人際接觸、較有強烈情感的社區歸屬和認同。因此,社區化概念的思維模式,傾向於居於國家的概念之內;反之,全球概念的思維模式,傾向於超越國家的概念之外。

二、全球在地化的應然   

  全球化與社區化是兩個概念,可以從國家概念的兩邊來思考此一問題:從個人發展的觀點來看,從家庭出發,逐步經過村落、鄉里、城鎮、縣市、省市、國家、區域、洲際、全球。成為全球化的個人必然從社區發跡,成為全球化的企業組織也必然從鄉鎮開展。只有具有全球化觀點的個人和企業組織,才有可能發展成全球化的個人和企業組織;如果不具備全球化觀點,通常只能發展成社區型的個人和企業組織。所謂的在地全球化,也就是地區型的個人、組織或事件,透過行銷手段成為全球皆知的事件,但是要持續具有全球的知名度,就不能只依靠媒體行銷,還得有具體的全球佈局。

  1965年,製造芭比娃娃的美寧公司在泰山設廠,無形中,「泰山製造娃娃」的印象便由此建立起來。然而,在全球化的趨勢下,經濟結構幾次重新洗牌,許多產業在成本考量下日漸外移,泰山的娃娃產業,從過去沒落的景象,轉型為今日的文化創意產業,不僅反應出「全球在地化」(Glocalization)的趨勢,而透過社區營造的學習與培力、專業者的行動式規劃、公部門政策資源整合參與,使一個邊陲代工的鄉鎮不斷地強化其地方空間及產業轉型的能量,而有機會朝向一個「創意區域」的道路前進。

參、 泰山鄉營造世界公民權的歷程

一、泰山鄉的發展   

  十八世紀以來,由於泰山鄉位於大漢溪北岸在勢高而近溪澗淡水的優良條件下,雍正年間便引進大窠坑溪的水源,化地為田,成了新莊平原最早開闢的地區。 乾隆中葉,各大水圳陸續開鑿,泰山不僅成為主要的運輸管道外,也是新莊平原貿易中心的集散樞紐。嘉慶之後,因淡水河道變遷航運功能被下游艋舺、大稻程所取代,身為商業中心的泰山因位居於林口、五股、新莊必經之道的「溝仔墘老街」繁榮依舊。泰山不僅在農業、商業繁榮外,在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由貢生胡焯猷捐獻田地、莊園創辦了「明志書院」,泰山的薈萃人文也奠定了北台灣人教育源頭「北台首學」的歷史定位。

  戰後,因人口驟增,於1950年與新莊鎮分治為泰山鄉。在現代化的腳步驅使下,於高速公路的全線通車後,促進了石化與紡織兩大產業。石化工業以南亞、美寧〈生產芭比娃娃〉等為主要廠商;紡織業由上海、迪化街兩大體系投資設廠的蓬勃發展,帶動了泰山的就業與商機。

  長期以來雖不是台北縣的戰略要地,也較不受到重視,但面臨著全球經濟產業重組、以及台北都會區人口成長趨緩、地方間競爭日趨激烈的嶄新情勢,卻充滿了轉型的契機。

  1978年高速公路全線通車,五股交流道的設立,帶給向來以農業為主的泰山鄉大的衝擊。高速公路帶來交通時程縮短的便利,也帶來了工業進駐,阡陌縱橫的農業地景急速消失。另外,明志路沿線工業區的設立,也吸引了三洋電機、遠東紡織五股廠、台富食品的駐進。鄰近台北、交通便捷的地理條件,更讓泰山發展成為台北都會的衛星工業區。

  雖然本鄉擁有豐富的文化資產,由於都市與工業的快速發展下,使得傳統文化與社區面臨瓦解,甚早開發的泰山,在經濟結構重新洗牌的趨勢中受到壓迫,成本的考量下產業日漸外移,曾經人文、天然資源豐富的泰山也不再從前了。

二、泰山鄉學習型社區的推動   

  1998年由我擔任鄉長時,召集下成立了學習型社區推動委員會,為更有效的達到目標,更結合了地方人士、學術單位、專業團隊等。因此在組織架構上琢磨很深,也是首創公私部門合作成功之案例。為配合教育部推動社區終身學習的行動方案,達到資源整合的信念,我們顛覆過往在社區總體營造中以造景、造產為始的經營模式,則以「造人」作為泰山鄉首要推動策略。

  1999年起,正式開辦了社區、社團、讀書會、大眾傳播、志工、公務人員領先種子等各類領導人才培訓課程,三年有成,在當時也造就近千餘人次成長機會,為學習型社區的推動,奠定良好的基石。

  學習型社區的最終目標,是要建構終身學習的社會,所以社區學習或社區概念與能力是屬專業領域,因此為達成工作目標,於2002年正式申請加入志願服務法規的授證單位,成立了第一個以鄉鎮公所主導的泰山鄉學習型志願服務隊,也是榮獲內政部辦理全國志願服務隊績優表揚唯一代表鄉鎮的團隊。

  要建構鄉民學習環境,為終身學習之延伸,單靠志願團隊的人力是不足的,於是,2001年6月18日創辦了泰山鄉民大學,這也是全國首創以策略聯盟機制結合了行政院勞委會泰山鄉職訓中心、輔仁大學、明志科技大學、黎明技術學院、泰山高中、本鄉兩所國中、三所小學及公益法人團體等單位為分校,成為全國資源整合成功的第一個案例。

  在一系列的成長課程洗禮中,本鄉十四個社區發展協會也在志願團隊人力的輔佐下動了起來。福泰社區的松年大學開辦、義仁社區與義學國中中輟生醒獅研習營的創立,提供了中輟生社會服務的機會,進而肯定自我價值;中泰社區也首創台灣以社區發展協會辦理「小太陽兒童生活成長營」,照顧本鄉低收入戶及單親家庭的兒童;同榮社區獨居老人及社區長者關懷探訪、家事服務等照顧外;貴子社區也開辦了外籍配偶成長營及愛心諮詢站,幫助新住民融入在台生活還有大科社區竹藝傳承等…活動。

  泰山鄉各社區不只在社區展現社會福利化的能力外,泰山鄉連續6年榮獲北縣及內政部各項績優社區個人及團體獎項。

  學習型社區創辦10年來,不止結合社區與村之共同資源外,也感動了學術單位及專業團隊義務的駐進。泰山鄉推動的目標是以「基礎建設」為經;「文化建設」為緯,全力展開「學習型社區」與鄉民大學之社會教育建設方案,從「造人」、「造景」、「造產」三方面從事社區總體營造,依既定的計畫逐步落實。

三、泰山鄉美寧娃娃走向世界舞台   

  美寧芭比娃娃,曾經陪伴泰山鄉走過歷史,在台灣代工的年代,由於全球知名玩具大廠「mattel公司」在泰山鄉設廠,當時許多鄉民包括我的家人都在mattel公司上班,甚至在1987年mattel公司結束台灣美寧公司後,泰山人為了紀念當時造就了泰山三分之一人口就業與商機的美寧公司,而將工廠附近道路命名為「美寧街」,由此可知美寧娃娃在泰山的歷史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50~60年代的泰山鄉因為芭比娃娃有了繁榮的代工經濟,開啟一段與國際產業分工的歷史,讓整個泰山鄉發展出相當成熟的娃娃工業,包括製作、塑膠射出、縫紉、禮盒等周邊產品以及一貫化的作業程序。

  自70年代末期,台灣面臨全球化的衝擊,產業結構的變遷及外移,人力成本的提高,也使跨國公司將代工角色轉移到工資較為便宜的東南亞國家,造成台灣經濟及社會出現各種障礙與問題,而公部門也未能即時關注傳統地方產業轉型與升級,而側重高科技產業的扶植與發展上,更使地方經濟無法回應全球化下之產業需求與經營考量,失去轉型的能量與競爭力。

  泰山的傳統產業也在這個經濟結構重新洗牌的過程中,受到了衝擊,當時不僅很多家庭面臨失業的問題,員工解散後離開泰山,也使得每天熙熙攘攘的街道,一下子沈寂下來。娃娃產業沒落,間接的影響了泰山鄉城鎮生活品質的發展。

  隨著時代的變遷,如何從代工小鎮蛻變為新精緻觀光產業的代言鄉鎮,是我們在目前要實踐的「造產」目標。2005年4月24日,我於鄉長任內極力爭取下,成立了娃娃產業博物館,其目的不只是要推動「娃娃文化產業」外,也希望藉此能喚醒大家對美寧共同的記憶及曾經風華,同時規劃一系列相關活動,包括娃娃的製作課程培訓、娃娃製作網路票選、娃娃節等等,配合老街再造,文史影像館等古蹟重修改造,希望激發產業再造與觀光文化的具體成效。藉由地方產業經營的機制「在地、專業、組織」三者的互動來完成。

  二十一世紀初,由於社會結構的改變、產業經濟的型態轉化、都市人口的急遽增加及生活環境的惡化,政府開始提倡「社區總體營造運動」,希望透過「社區運動」的方式,讓地方漠視的社區公共問題,包括社區生活景觀、文化保存、社區教育、產業轉型等,能夠凝聚共識並加以改善。而泰山鄉公所及社區組織也藉由這樣的過程,透過專業者的協助,挖掘、重整並建立地方資源,同時逐步的凝聚地方共識,將地方發展鎖定在「娃娃文化產業」上,並開啟一連串的造人、造產與造景計畫。

  在造人部分,泰山鄉自1998年開始推動社區營造工作,至今已建立完整的鄉民大學與社區終身學習體系及娃娃產業教學網絡。不僅結合地方現有教育資源,包括鄉內11所中小學及大專院校合作開設三十多項課程,每期學員將近千人,是地方上最活絡的組織,亦是全台灣唯一有鄉民大學的鄉鎮。還有學習型社區志願服務隊約200多人,是推動泰山文化產業及社區發展再造之重要基石。

  在造產部分,泰山鄉的娃娃產業,自2003年起舉辦一連串的「娃娃設計營」、「娃娃創意工坊-種子教師培訓」,並培證照訓種子教師,使他們回到社區推動娃娃產業。此外,也結合台灣工藝研究所手工藝技能培訓課程,提昇種子老師娃衣設計製作技能,及娃衣設計營,進行各式衣裙、褲製版與縫製教學。2005年12月21日,再度輔導各社區發展協會及地方熱心人士成立了「社區產業合作社」作為泰山娃娃產業的推動主體,這是一個相當重要的里程碑。

  泰山娃娃產業文化館不僅展示地方產業史,更成為台北都會區一處地方文化館,開館以來,受到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如:東風衛視、華視福爾摩沙節目、美聯社平面與電視台、BBC Raido、美國Fox News Radio、新加坡國家電視台...等等國內外媒體報導,總價值不在話下,各種參展、商務活動絡繹不絕,創造台灣娃娃第一品牌,為地方帶來觀光人潮。「泰山娃娃產業文化館」成為轉型地方文化產業重要的啟動器與觸媒,並扭轉了泰山邊陲工業小鎮的意象,使泰山鄉有一處實體的文化產業推動基地。

  從2005年至今,泰山鄉參與溫哥華台加文化節之舉辦,由社區媽媽設計縫製的義賣娃娃,均賣到五千元以上,證明泰山娃娃自創自製的品牌,已受到國際上的肯定。而泰山鄉民的投入,讓芭比娃娃這個代工產業已逐漸升級為地方文化創意產業。泰山鄉也在這一波運動中,基於美寧工廠產業生活史的基礎以及鄉民的共識與情感認同,開始挖掘全鄉的共同記憶與產業歷史,並因此找到了代工小鎮產業轉型的契機。雖然我已經卸下鄉長職位,對於泰山鄉民爭取作為世界公民的願景仍然努力不懈,在我的支持下,2007年9月,社區合作社「美寧工坊」娃娃精品館榮重開幕,開發泰山本土的娃娃塑體,申請了美寧品牌專利,奠定打造娃娃鄉成為國際精緻品牌的願景。

肆、 結語

  泰山鄉的社區營造,藉由不斷的由內向外、由小至大的同心圓式發展,主要透過行動式規劃、地方學習與培力、公私資源整合參與,由下而上振興地方產業,開創地方特色,一步一步地實踐我們的理想。地方經濟的發展,必須植根於地方資源與特色,我們的團隊計劃藉由專業技術的引入,嶄新的創意,轉化地方活力,才能夠創造新的契機。發展地方產業,如此一來,產生新的工作機會,便能造就在地就業,此為泰山居民一大福利。

  泰山鄉透過打造學習之鄉的過程,創造學習氛圍,加強地方培力,這些培力行動包括:延請專家開闢許娃娃教室,培養種子教師,透過專家的輔導,培訓娃娃創造種子教師,再讓種子教師回到各地開設屬於自己的娃娃工坊,進行推廣工作。此外,結合社區發展協會、社區義工,透過工作坊之規劃舉辦,針對地方發展之結構與機會、社會行動提案、小鎮發展願景之打造等主題,進行參與式活動,推展產業相關之環境改造與文化活動。藉由社區學習與培力行動,使行動者方能在此一學習與培力之過程中浮現,進而協助打造與組織社會行動主體。

  地方之永續發展必須依賴公私資源的整合,同時,協調國家資本與私人資本在行動過程中結合,才能啟動社會行動者與社會經濟結構之再結構歷程。泰山鄉社區組織,不僅結合專業者推動各項產業及社區資源整合計畫,也積極爭取公共建設與資源投入,包括縣市政府及中央政府資源,而有效的改造其地方生活環境,累積其產業與社會轉型的能量。

  長期以來,台北縣泰山鄉努力闡述在地芭比娃娃代工歷史文化的深度內涵,將文化由OEM化為ODM再串連觀光產業,以「文化產業化、產業文化」的概念,發揮區域特色結合各族群文化。十多年來運用學習型社區組織的學習機制,整合社區資源,以達造人、造景、造產的目標。成功將文化素養與族群融合觀念深植於鄉民心中,並獲得世界各國邀請參加各項文化特展,加值台灣精緻文化品牌也厚實了精緻文化產業的發展實力。未來更將藉由國際行銷的經驗,發揮更有效的策略組合,成為世界公民中發光發熱的一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