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論死刑存廢

連江縣政府公務員 許文隆

  在談死刑存廢之前,要先瞭解死刑是什麼,死刑制度是犯案情節非常重大之人由法官依法判決剝奪生命,使其與社會永遠隔絕,不再存活於世界上。而死刑亦是唯一永遠無法回復的刑罰。

  在台灣有人提出死刑是否違憲的爭議。憲法第十五條規定:「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而第二十三條規定:「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二十三條允許法律「限制」,但死刑屬「剝奪」,故不合憲。

  不過,這種廢死刑的理由,一般非理解法律原理原則的社會大眾恐無法接受。況且一個人能夠被判死刑是多麼罪大惡極啊!先來說戒嚴那段時期,以前的死刑犯、政府隨便給你安個煽動叛亂、顛覆政府的罪名,就可以把你槍斃,所以誤判跟冤獄的比例很高。但自總統民選時代開始,台灣的死刑誤判率目前幾乎是0%,也就是說,如果要拿誤判跟冤獄來當作廢死刑的理由是說不通的。因為冤枉,遭人陷害而致死刑的情況是微乎其微的。

  不過,弔詭的是,國家一方面以法律禁止冷血殘酷的殺人行為,另一方面卻訂定法律殺人,不僅互相矛盾,更助長殘殺之風。而且死刑無輕重之別,違反刑法原理原則。 殺一人者死,殺二人者死,殺三人者亦死。死刑並不能譴責殺戮,因其本身即為殺戮。況且,是不是把兇手處死,被害的死者就可死而復生,並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或者,是不是把兇手處死,就可以告慰被害的死者在天之靈,使之怨念消除,前往西方極樂世界,開開心心的重新投胎轉世?又或者,是不是把兇手處死,受害者家屬的這種痛徹心扉、就可以完全弭平,解決了他們的痛苦,並使其不再想起這段傷心的往事?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死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那只是給家屬及社會一個所謂草草結束的交代而已!因為既然殺人償命,死刑犯也已執行死刑了,所以對被害家屬,乃至對整個社會沒有虧欠了,是嗎?更何況,若被害者沒有家屬,那執行死刑是要對誰交代,以殺止殺的法律,是不是就可以完全讓殺害案件不再發生?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死刑存在的目的又是什麼?是否只是為了選票、或同情被害者家屬,或滿足社會大眾殺人償命的普遍報復心態而已。

  1989年聯合國的死刑問題研究報告,均無法證明死刑較無期徒刑具有更高的威嚇效果。死刑犯會不會在殺人前還再三考慮可能被判死刑,所以就不犯案了?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麼死刑或處死殺人犯並不能遏止死刑案件發生,廢死刑也並不會增加犯罪率,政府主持正義槍決了這個死刑犯後,會不會在社會上型塑一種報復心態,因為政府替大家幹掉了大壞蛋,那我也可以去宰了我自認為對我有虧欠的可惡之徒。因此,不要報仇重要,還是叫人家不要犯罪重要。在此,不敢說死刑完全沒有殺雞儆猴效果,因為死刑根本沒有處罰到犯罪人,而是處罰到他最親近的人,也就是他的家屬,他的家屬所要背負的龐大且責怪的輿論壓力,以及種種異樣目光的冷眼看待,被害家屬的心情,大家都可體會,但死刑犯家屬的心情誰來體會。而且執行死刑,被害人什麼都沒得到,而被害家屬則僅有稍稍安慰的補償心理而已。死刑的執行,是不是只是家屬跟家屬間的互相折磨而已,讓真正的罪與罰,或者說被害人與行為人之間完全沒有取得一個平衡點。我們要思考的是,讓這些所謂無藥可救的人根本的從社會上剔除,對這個社會有沒有幫助?

  或許有人會質疑,加害者可曾給予被害者人道的對待嗎?面對這種手段兇殘、泯滅良心的殺人犯還談什麼人權、愛與公平;或許有人會質疑,犯罪者在犯罪時不曾給對方機會,就沒有資格要求別人給他機會,是的,我們沒有資格要求別人饒恕人,因為只有被傷害的人才有資格去饒恕別人,不過死刑顯然不是一種「一筆勾銷」、「一勞永逸」的辦法,至少不是唯一的辦法。試想,讓他死了,他倒也一了百了,然而他的死帶給這個社會什麼,就是「殺人償命」這四個字而已。

  我們可不可以試著把死刑改為終生監禁,且不得假釋,也不適用大赦特赦的條件,若不把他處死,我們可否利用他一生的時間、精神與體力,去做些對這社會有價值的事,這是否比對槍決他來的有意義。

  我們可不可以讓死刑犯關在流浪動物之家、關在植物人收容所、關在樂生療養院...等這些相關的收容處所,讓他們一輩子照顧這些需要幫助的人及動物,或者叫他們用一輩子的時間去修危橋、鋪危路、去重大污染的海邊淨灘,又或者叫他們花一生的時間去土石流警戒區植林,植被,做水土抱持的工作。關他們一輩子永遠不能出來,叫他們去做這些事情,是不是比一槍斃命更令這些窮凶惡極之人生不如死,讓他一輩子活在懺悔與失去自由的牢籠裡,不論他是否真心悔過。

  死刑會不會讓死刑犯有一種心態,「死就死,反正老子18年後又是一條好漢」,把這個罪大惡極的人迅速的幹掉,或令他傾盡一生的時間對社會做些有建設性、有公益性的事情來弭補他當初的罪行?哪一種才是正義真正得到了伸張?這值得我們大家深思!在這種情況下,相信大部分死刑犯寧願選擇死,也不願意終生監禁。
而且就算犯人毫無悔意,至少利用他終身的時間去對這個社會做出貢獻與回饋。讓死刑犯終其一生回饋社會,彌補過失,是否比處死他來的有價值。

  而那些臨界死刑刑度之人雖然不至死刑,是否也應一併檢討,因為這些人通常出去再犯的比例非常的高,修改犯罪刑度的長短、假釋門檻條件的調整與改善獄政管理及提升感化教育同等重要。

  廢除死刑並無不可,但在台灣的死刑制度廢除之前,得先問我們政府相關的政策、法令及獄政管理,乃至於整個警政系統,社會教育制度,這些配套措施做好了沒。

  死刑的存與廢,並無絕對的是與非,制度本身沒有對錯,制定制度的人才是關鍵。

0